2019制药行业聚焦价值投资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08          查看次数:

  “我们不应奢望2019年也是一个像2018年那般的新药丰收年。

  ——Jamie Munro

  去年摩根医疗健康大会(JPM)上,科睿唯安的生物制药交易趋势分析表明,随着靶向疗法持续在肿瘤治疗领域引发变革,以及其他治疗领域,特别是神经科学和抗感染领域面临临床和资金方面的困难,业内交易仍将继续迅猛发展。Cortellis商业洞察负责人Laura Vitez和科睿唯安生命科学咨询业务全球主管Jamie Munro总结道:未来的挑战是如何在研发成本不断上涨,定价压力增大以及商业活动焦点由并购(M&A)转向商业拓展(BD)的背景下,通过交易为企业带来价值。

  Munro表示,百时美-施贵宝(BMS)740亿美元对Celgene的收购——是生物制药史上最大的一项并购——“让JPM-2019的开幕变得迷人”,特别是考虑到Celgene作为威斯汀圣弗朗西斯酒店宴会大厅的元老级展示公司的历史地位。在热情友好的围炉夜话氛围中BM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Giovanni Caforio和Celgene总裁兼首席执行官Mark Alles达成了精诚合作,共担荣辱的共识。(参见BioWorld,2019年1月4日)

  此外,Munro告诉bioworld,通过重点产品组合的优化调整和人员削减,该交易预计到2022年可为双方节省约25亿美元,也就是预计共同支出的约13%,这是一个有趣的开局。

  事实上,2019年生物制药交易在JPM开幕日已经变得更加疯狂,因为EliLilly ——被分析师认为在BMS火力全开后备受压力的制药公司——当即宣布以每股235美元的现金(总额约80亿美元)收购Loxo肿瘤公司,将其包括近期获批的Vitrakvi(larotrectinib)和一些研发阶段候选药物在内的靶向癌症治疗资产收入囊中。(见2019年01月08日期故事)

  根据科睿唯安数据,2018年全球Top30制药公司年度交易量排行中(包括合并并购,授权,合资和研发交易),礼来差不多已经掉到了中游,远远落后于靠前的罗氏,诺华,默克,强生,阿斯利康和辉瑞公司。Munro认为收购Loxo可以帮助缓解其在BMS-Celgene交易后所感受到进行内部投资和创造股东价值的压力。

  他补充道,虽然“每年都很有趣”,但2018年却因BD的可预测性令人印象深刻。生命科学领域的交易数量从2017年的4,522个减少到4,014个,但交易总额却从去年的3920亿美元增至4280亿美元,这表明“如果交易满意,钱不是问题。”

  尽管M&A交易总额仍不及2014年所达到的近十年顶峰——3470亿美元,但连续几年增长,加上2019年初的重磅交易,表明交易总额很可能在这一年有所突破。

  相对美元调整后,授权许可交易的平均值和中位值也分别达到了创纪录的10年高位3.71亿美元和1.01亿美元。“2014年以来,授权许可交易整体增长非常显著。”Munro说。

  据Munro的说法,从治疗领域来看,肿瘤以515笔授权许可协议稳稳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并且业内的十大交易均是集中在免疫肿瘤(I-O)上。相比之下,神经/精神病学领域签署的183份授权协议是2018年第二大类别,另有129份传染病治疗相关授权协议。

  从超过10亿美元的授权许可交易来看,29个中有14个专注于癌症治疗,7个专注于神经病学。15项交易集中于细胞/基因疗法或寡核苷酸,而涉及溶瘤病毒的相关协议也首次在重大BD活动中出现。

  2018年Top 20现金预付款授权交易中有7笔为神经病学(3笔),肿瘤学(2笔)和自身免疫/炎症(2笔)研发阶段交易。其中最大一笔是Biogen 与Ionis制药公司签署的10年10亿美元合作研发协议,包括3.75亿美元的预付款和6.25亿美元以每股购54.34美元(溢价约25%)购买的约1150万Ionis股票。(参见BioWorld,2018年4月23日)

  2018年只有两项授权许可协议总额超过了预付款阈值。最多的是BMS与Nektar Therapeutics Inc.就I-O治疗达成的18.5亿美元协议——10亿美元现金加8.5亿美元股票——用于评估NKTR-214联合Opdivo(nivolumab)或Opdivo 联合Yervoy(ipilimumab)在注册相关临床试验中针对9种肿瘤的20多种适应症的治疗效果。第二个是UnitedTherapeutics Corp.在心血管领域针对ArenaPharmaceuticals Inc.的治疗肺动脉高压治疗药前列环素受体激动剂ralinepag的8亿美元。(参见BioWorld,2018年2月15日和2018年11月16日)

  买方依然保留着“一定程度的理性”

  整体而言,大多数授权许可交易的预付款远低于1亿美元。“虽然交易总额正在上涨,但从预付款来看上涨并不明显,”Munro说。这表明买家仍然在谈判时保留“一定程度的理性”。

  Munro表示, 尽管与美国国内的交易活动相比,国外的交易相形见绌,中国生物制药公司在2018年仍展示出了其对地区间交易的巨大需求,目的是扩大该国获取创新药物的机会。

  他还表示:“与中国的一切一样,中国生物制药交易增长非常抢眼。”最大的一笔代表性交易是针对双特异性抗体平台的7.22亿美元潜在协议,包括2000万美元的预付款。该交易为百济提供了Zymeworks公司Azymetric和EFECT平台的使用权,以及最多外加三种双特异性抗体全球开发和商业化权利。此外,Zymeworks公司还以高达4.3亿美元,包括4000万美元的预付款将旗下HER2靶向双特异性抗体ZW-25和ZW-49的亚洲(不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权益转让给百济。(参见BioWorld,2018年11月28日)

  “中国的表现本是意料之中,但现在它成为了我们关注的焦点。”Munro说。

  2018年生物制药IPO的故事也令人印象深刻。尽管不及2014年所创下的十年峰值,2018年新发行IPO数量仍实现了自2016年以来的背靠背持续增长,整体估值也创下了历史新高。风投也保持同样活跃,经过三年的强劲增长,私人资本在药物研发领域的投入已增至约174亿美元。(参见BioWorld,2018年10月18日和2018年12月10日)

  “风投公司表示愿意投资具有吸引力资产和价值主张的公司。”Munro指出。

  生物制药交易的结果也显示了积极的回报,因为经FDA批准的新分子实体数量高达59个,创历史新高;12月底的连续两次批准更是让人吃惊,一个是StemlineTherapeutics Inc.的Elzonris(tagraxofusp)——第一款药物用于治疗罕见的骨髓和血液类疾病急性浆细胞样树突状细胞瘤,另一个是Alexion Pharmaceuticals Inc.的Ultomiris(ALXN-1210,ravulizumab),一款长效C5补体抑制剂,用来治疗极罕见血液病阵发性睡眠性血红蛋白尿成人患者。(参见BioWorld,2018年12月24日和BioWorld Insight,2018年12月31日。)但是,Munro同时指出这也是有史以来获批的孤儿药数量首次超过非孤儿药,并且新药获批通过的大型药企数量也出现了下降。

  即使是抗癌药,转向孤儿药设计的申请也已经开始扎堆,其结果是越来越多的批准仅针对较小的患者群体。尽管许多药物随后通过补充批准适用于更多患者——Keytruda(pembrolizumab,Merck&Co。Inc.)适用患者数量的增长是肿瘤领域中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子——鉴于孤儿药批准的急剧增长,普遍的患者群体能否从新药批准中获益还有待观察。

  他补充道:值得注意的是,未被批准的新药申请数量正在下降,因此随着公司对其推进后期产品的前景有了更好的了解,新药申请成功率将会上升。(参见BioWorldInsight,2018年12月24日)

  最后Munro 表示:“这对行业来说是件好事,证明监管体系运作良好。但提交的文件数量也在下降,因而我们该慎重,不应奢望2019年也是一个像2018年这般的新药丰收年。”

  本文摘自科睿唯安新闻资讯Bioworld Insight

  2019年01月08日

  原文作者:Marie Powers


江西奥美科技有限公司(中检所标准物质) 赣ICP备07000677号

地址:南昌市红谷滩新区丰和南大道2888号绿湖写字楼A栋10楼 邮编:330038 电话:0791-83501007 传真:0791-83860670 邮箱:jxaomei@126.com
Copyright © 2004-2014 www.jxao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